首页 异界 第十八章 从小到大,都是如此

第十八章 从小到大,都是如此

   

  他像是能燃起火苗一般,让原本已经冻的僵硬的木小锦觉得浑身发烫,而抓住他要解开她腰带的手指的时候,便是发现,那个滚烫的人不止自己一个。

  

  他的体温像是沸腾的水,即使只是贴着衣服,也能感受的清晰。

  

  “……这里是侍女营。”木小锦勉强的止住了他肆虐的行为,又指了指其它空着的床位:“……可能,会有人……”

  

  花玖卿眯着眼睛嗤笑:“把那些凶神恶煞的嬷嬷都能吓的屁股尿流的女人,除了你还有谁?那些小宫女都躲着你,还会有谁敢来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?”

  

  就算不是如此,有魂寂和魂葬守在门外,谁敢靠近?

  

  木小锦微微一愣,却是早就知道,自己容易被人讨厌的这样的事情。她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  

  她本身,就是一个不讨喜的人,从小到大,都是如此。

  

  所以,她便至始至终,都没有指望过他会与常人不一样会去喜欢上她。

  

  就连自己会发现对他的心意,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就如同那一群雪狼对这个人有着的独特关系一样。他便像是致命的罂粟,被他纠缠而上,最后放不开的人,却是会变成她自己。

  

  明明知道他是危险的,可是真的被靠近了,却又不想离开。

  

  这样复杂而困惑的心情,让她几乎快要窒息一般难受。

  

  他讨厌她脸上突然又出现的无神之色,一副不做任何挣扎便完全放弃了的可恶表情。

  

  就如同要放弃了自己一般,让他心情突然便是很不好。

  

  若是他告诉她,他是因为想念她,所以来找她,因为不抱着她睡不着,所以才会三更半夜偷偷跑来这个破烂的侍女营,她会不会又表现的不一样一点呢?

  

  “你究竟要逞强到几时?”

  

  他热衷于卸下她那讨厌的外壳,让她全////部的都呈/////现在他的眼底。

  

  一片漆黑之里,木小锦竭力的想要去屏住自己早已经混乱了的呼吸,却是在他刻意接近之下,无法躲藏。

  

  而她却不知道的是,那真正的毒药,其实是她自己。

  

  让花玖卿深深的迷恋,却是丝毫不自知。

  

  霸道又别扭的爱纯洁起来的时候,便是最让人伤脑筋了。

  

  

  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